您的位置:首頁 > 刑事辯護 > 刑事辯護
刑事辯護

唐山律師講解防衛過當的情況

添加時間:2019-03-05 17:57:51   瀏覽次數: 次    【 】   打印   關閉窗口

  例如,陳某(男,30歲)中午回家時,發現窗子被撬,知道有人在屋子行竊,便在院子里順手拾起一根木棒,后在窗外。當盜竊人李某(男,17歲)從窗臺上跳下來,陳某就對其頭部打了一棍,李某當場暈倒。陳某認為不解恨,對躺在地上的李某頭部又打了兩棍,致李某重傷,留下后遺癥。該案例中,行為人因前后產生了兩個不同的故意和實施了兩個不同的行為而使整個案例分成截然不同的性質和不同階段。第一階段,陳某為了使自己的財物不被盜走,對剛從窗臺跳下來的李某打了一棍,李某當場暈倒。至此,不法侵害已被制止,防衛權利已不存在,正當防衛行為應當隨即停止。但是,陳某并沒有這樣做,接著又出現了第二階段:陳某明知侵害危險已經過去,又附加兩棍,造成了嚴重后果。對于后兩棍的結果,陳某有所預見,而且以傷害李某為目的,希望危害結果的發生。有此可見,在第二階段,陳某有產生了新的故意,即故意傷害他人,他和第一階段中的正當防衛截然不同。陳某第二階段的行為已屬于事后防衛的報復行為。事后防衛是防衛不適時的一種表現,只在正當防衛過程中,不法侵害已被終止,或者不法侵害已無力故意侵害,繼續加害于不法侵害人的行為。這時防衛者主觀上已由防衛意圖轉變為直接故意的犯罪動機,屬于一種報復行為,應構成故意傷害罪。既然事后防衛不屬于防衛過當的范疇,我們就不能把事后防衛的直接故意心理狀態說成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唐山律師發現有些同志之所以認為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可能是直接故意,就在于把事后防衛作為防衛過當加以認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規定:“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了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即在實行正當防衛過程中,行為人違反正當防衛的條件,明顯超過了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成為防衛過當,就要負刑事責任。但是該條第三款又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了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即行為人對正在進行的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傷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而是正當防衛。西方刑法學者以“法益衡量說”作為防衛過當負刑事責任的理論依據,認為正當防衛的本質是犧牲較低的利益以挽救較高的利益;防衛過當則為挽救較低的利益而損害了較高的利益,所以要負刑事責任。
  我國刑法賦予公民保護合法權益的正當防衛權利,但并不允許公民任意進行防衛。防衛過當是公民在進行正當防衛過程中,實施了明顯超過制止不法侵害的必要限度的行為,給社會造成重大損害后果,故應當負刑事責任。這就表明防衛過當具有某種犯罪構成,意味著對防衛過當的否定的政治和法律評價。犯罪構成理論是區分罪與非罪的重要界限,是是否承擔刑事責任的唯一依據。一個人的行為,只有具備了某種犯罪構成,才能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因此,對防衛過當的犯罪構成進行研究,對正確區分正當防衛與防衛過當具有重要意義。防衛過當作為一種特殊的犯罪行為,其犯罪構成也要受到一般犯罪構成理論的制約。所以,我們要運用犯罪構成的一般理論,對防衛過當的犯罪過程要件從四個方面進行探討。
  一、防衛過當的主體
  防衛過當主體是指達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具有刑事責任能力的自然人。任何防衛過當的主體都必須負相應的刑事責任。但是,由于防衛過當的主體具有雙重身份,一方面作為正當防衛的主體,另一方面又作為防衛過當的主體,這是防衛過當主體的特殊之處。所以,在量刑時應充分考慮到這一點。即有關防衛過當的主體問題,應充分考慮到以下幾種特殊情況:
  (一)間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期間能否對防衛過當負刑事責任
  我國刑法所說的間歇性精神病人是指具有間歇發作特點的精神病人。所謂“間歇性精神病人精神正常時期”,指這種病的非發病期。“間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時實施刑法所禁止的危害行為,其辨認和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即責任能力完全具備,不符合無責任能力和限制責任能力所要求的法學標準。因而法律要求行為人對其危害行為負完全的刑事責任。我國刑法第十八條第二款規定:“間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時候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但考慮到間歇性精神病人的特殊主體,應對間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時防衛過當行為減輕或免除刑事處罰。
  (二)已滿十四有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應否對防衛過當負刑事責任
  按照我國刑法規定,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屬于相對負刑事責任時期。依照我國實際情況,這一時期的未成年人大多數正處于學習中等文化知識時期,已接受了超出幼年人的一定程度的文化、法制、道德教育,生理、智力有了一定發展,因而具有分辨和控制大是大非的能力。另一方面,他們在生理、智力、知識方面的發展還未達到已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的程度,因而還不具備辨認和控制刑法意義上的一切行為的能力。我國刑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爆炸、投毒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我國刑法界傳統觀點認為這里所指的殺人、重傷和其他嚴重破壞社會主義秩序罪是故意犯罪,不包括過失犯罪。所以,對于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因防衛過當而過失致人死亡或重傷的,不應負刑事責任。對于個別是間接故意的防衛過當致人死亡或重傷的,依照刑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應當負刑事責任。但考慮到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還不具備有辨認和控制的特點,可以依照我國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免除處罰。
  (三)二人以上能否成為防衛過當的主體
  二人以上能否成為防衛過當的主體實際上是防衛過當能否構成共同犯罪的問題。我們先來看下面的一個案例:在某城市的農貿市場,個體戶王某與劉某曾因做生意爭奪攤位發生過矛盾,雙方隔閡很深。某日下午,王某等五人與劉某一人在路上相遇,王某自持人多,便叫其朋友趙某等人上前教訓劉某。趙某等人即上前對劉某進行毆打,劉某被打得亂跑,恰巧劉某的朋友黃某賣蘋果經過,看到王某等五人追打劉某一人,便遞給劉某一把水果刀作為防衛工具。當王某等五人再次從上來打劉某時,劉某用水果刀對從上來的人連續猛刺,致使一人死亡,兩人重傷,兩人輕傷。某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定劉某時防衛過當,構成故意殺人罪,而黃某支助刀具,應以共同犯罪定罪量刑。但高級法院對黃某宣告無罪,認為被告人黃某在劉某的人身受到嚴重不法侵害的情況下,支助刀具給劉某作為防衛工具,其行為本身并無殺人故意,不構成犯罪,原判以共同犯罪定罪量刑不當,應宣告無罪。
  二、防衛過當的主觀方面
  關于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世界上只有少數國家對其有明確的規定,我國刑法沒有明文規定。各國規定情況又各不相同,基本上有兩種立法體制。第一種是在刑法總論中明確規定了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例如:1941年巴西刑法典第二十一條附款規定:“行為人過失超越合法防衛限度,如果實施的行為應受過失懲罰的,應當負刑事責任。”第二種是以分別規范的形式規定了防衛過當罪過形式。例如:1954年阿爾巴尼亞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條規定:“因超過正當防衛的范圍,而故意重傷他人身體的,判處三年以下的監禁。”
  對于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我國刑法理論和司法實踐存在一定距離。在司法實踐中,一般把防衛過當作為故意犯罪處理,認為防衛過當是防衛人故意實施的,因此是故意放罪。而理論界有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我國刑法理論界對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基本上有三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直接故意和間接故意),也可能是過當(疏忽大意的過失和過于自信的過失)。例如,有的人認為:“防衛過當是一種具有多重性質的犯罪現象,它既可能出于過失的心理,也可能出于故意。”第二種觀點認為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只能是過失(疏乎大意的過失和過于自信的過失)。例如,有些同志認為:“在以為了保護合法權益,制止不了不法侵害繼續進行的正當防衛為前提的防衛過當的過程中,其防衛人的主觀心理上不可能存在直接故意和間接故意的罪過形式,而只能是過失的罪過形式。”第三種觀點認為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只能是疏忽大意的過失。例如,有些同志指出:“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只能是疏忽大意的過失,具體表現在:防衛者在對不法侵害行為實行正當防衛時,應當預見到自己的行為可能超出正當防衛的必要限度,造成了應有的危害,而防衛者由于疏忽大意卻沒有預見到,以致超出了必要限度,造成了不應有的危害。”
  (一)直接故意
  我國刑法規定,明知自己行為會發生危害社會結果的,并且希望這種結果發生,因而構成犯罪的,是直接故意犯罪。防衛過當是由于正當防衛明顯超出必要限度而造成重大損害的結果,必須以正當防衛的存在為前提,因而首先必須具備有防衛意圖,并不具備有明知的犯罪目的和動機是相互排斥的。這兩種相互排斥的主觀是不能同時存在一個主體的頭腦之中的。如果直接故意可能是防衛過當的罪過形式,就表明防衛人在實現防衛之前就已預見到自己的行為會明顯超出必要限度而造成重大損害,并且希望這種危害結果的發生。這其實就否定了正當防衛罪過形式不可能是直接故意。

上一篇:犯罪集團和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  下一篇:沒有了
回頂部
成功案例 | 團隊簡介 | 服務領域 | 法律咨詢 | 業務擅長 | 法律新聞 | 公司法務 | 房產建筑 | 合同糾紛 | 債權債務 | 票據糾紛 | 財稅糾紛 | 交通事故 | 婚姻家庭 | 律師見證 | 刑事辯護
浙江体彩6十1奖结果 快乐十分稳赢绝招 股票买卖规则时间限制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陕西11选51选五中奖概率 大乐透杀红球100%杀号 韩国快8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官方网站 黑龙江福彩36选7单式 融资炒股害死多少人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今天